首页 »

《盗墓笔记》何以变成“护墓笔记”

2019/10/23 5:53:04

《盗墓笔记》何以变成“护墓笔记”


上线仅22小时,单平台点击量破亿!

 

《盗墓笔记》一路高歌猛进,打破了此前由《爱情公寓4》创造的24小时破亿纪录。而与此同时,点击量与板砖齐飞,网友们争当“段子手”,不使劲吐个槽“那简直就是错过了一场狂欢”。

 

“IP热”的另一个镜像是,在此前闭幕的上海电视节上,所到之处,满节劲侃“IP热”。听到作为记者的我只要听到IP就想吐。这该如何是好。

 

不过,吐归吐,为了气得过,我可以牺牲一下自己,把逛会所得做一分享。简单来说,根据我的了解,《盗墓笔记》这部号称单集投资500万的网剧,无论是选角标准、制作水准还是营销策略、市场反响,都是这两年影视圈IP“圈地运动”的一个缩影。

 

IP开发:只求卖座不求叫好

 

一边是被“原著党”骂胡编乱造、被观众骂“五毛特效”,一边却是直线上扬的收视率、点击量和票房。这两年的热门IP项目,如《小时代》、《何以笙箫默》、《大漠谣》、《古剑奇谭》、《花千骨》等,几乎都在反复重复着这一看似矛盾的场景——越骂越红。

 

《盗墓笔记》同样如此。尽管6月19日才播第一集(之前播出的一集为“先导集”,交代下墓之前发生的事情,为正片的播出作铺垫),却已经历了盗墓主角吴邪口口声声要将文物“上交国家”和杨洋宣布解约两次网络热议,“雷点”、“槽点”俨然成为新剧的炒作利器。

 

这年头,宣传最苦恼的不是新剧被骂,而是无人关注。一开播就赶紧主动抛出雷点和槽点将之引导着上各种“话题榜”,之后再通过回应来将话题扩散——别以为就你聪明看出了那么多漏洞,你根本就是中计了!从《盗墓笔记》片方这种只求叫座不求叫好的态度,便可一窥目前影视剧市场上对IP的诉求。

 

你说IP,我也说IP,IP究竟是个什么鬼

 

其实,IP是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的首字母缩写。笼统来说,任何有著作权的作品都可以称作IP。但实际上,和国外IP来源包括了畅销小说、漫画、游戏等多种样式不同的是,目前国内热门IP几乎等同于热门网络小说。

 

所谓“超级IP”,就是《盗墓笔记》、《鬼吹灯》、《步步惊心》这种能排上畅销榜的网络小说。正因为来自网络小说,这些IP的特征就是针对年轻观众,尤其是来自二三线城市的“90后”、“00后”,题材多为远离现实生活的言情、青春、玄幻等。所以,从这个意义出发,“四大名著”、《红高粱》等现当代经典文学作品并没有算在IP之列。

 

让我们来过一遍一个IP开发成影视剧的全过程,不外乎——

 

购买版权、选演员导演各工种搭建剧组、放风改编消息预热、封闭拍摄、后期制作、播前造势、播后视观众反响一一回应争议等等。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注意事项已经成了行业内公开的秘密:演员要选高颜值的、拍摄要用大光圈打柔光、服装妆容力求华丽精致,总而言之画面要美,至于特效是否会穿帮、情节走向是否合理,那并不重要。

 

IP热回眸:从没人买到“买一个少一个”

 

IP为什么这么热?简单归结为一个字,那就是钱。

 

从资金安全与回报预期来看,拥有诸多粉丝的IP相较原创剧本来说获得市场关注和成功的可能性更高,远离现实生活的剧情又不太会触及到敏感话题,不必太担心审查通不过。再加上视频网站和电影的主力都为年轻观众,和IP粉丝恰是同一批受众,叠加效应明显,片方打打小算盘,“拿来主义”确实很划算。

 

而从影视行业的宏观大环境来看,IP热也是热钱炒出来的。这两年,影视行业进入资本时代。投资方从不计效果只为捧女友的土豪煤老板升级成了基金公司和PE,华谊兄弟、华策影视率先在A股上市。目前几乎所有稍具规模的影视公司都在谋求上市,已上市的要业绩增长、等上市的要报表靓丽,家家都在快马加鞭上马项目。在这个浮躁环境里,根本容不得编剧多年磨一剑来创作,直接买一个现成的IP稍稍改编一下,行了!

 

在刚刚结束的上海电视节交易市场上,无论是参展商还是买家,言必称IP,惹得编剧白一骢在一论坛上自嘲,“大家都在说IP,但有几个人能把英文全称正确地拼出来?我问了好几个,没一个行”。

 

电视剧市场上,下半年投资过亿的电视剧如《如懿传》、《翻译官》、《锦衣夜行》、《长歌行》、《寂寞空庭春欲晚》、《幻城》、《怒江之战》等都来自知名IP,而电影市场则掘地三尺兴起了将流行歌曲作为IP改编的风潮。《同桌的你》、《栀子花开》、《爱的初体验》等都能从一首歌扩容为一部电影。近日更传出消息说,《新华字典》和“俄罗斯方块”也将被拿来“IP开发”,只是究竟能怎么改,实在没人能想象出来。

 

旗下拥有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等文学网站的阅文集团是国内最大的IP输出方,CEO吴文辉表示,这两年来版权售价翻了很多倍,未来还会继续看涨,“我自己看来有时候都有点惊心动魄”,“2013年以前是堆在那里没人买,现在基本卖空了,已经要向作家预购了”。两年前,一部稍有知名度的网络小说的售价还是价廉物美的二三十万,现在已经涨到几百万一部。如果加上后续分成,一个超级IP的版权收入可达到几千万,“现在属于快速增长阶段,因为不仅仅是电视剧,电影也在抢”。

 

IP并非万能,改编是双刃剑

 

花这么多钱抢IP,真的划算吗?

 

这得分情况看:对那些不差钱的土豪公司,比如有着BAT背景的视频网站爱奇艺、优酷土豆、腾讯,以及华策影视、博纳影视等这样的上市公司来看,买IP已经上升到了不惜代价也要抢到的战略层面。毕竟“超级IP”就那么几个,卖掉一个就少一个;而对于那些既未上市又无“大腿”可抱的中小影视公司来说,与其毫无胜算地去争抢,不如将更多资金和注意力放在打磨原创剧本上。事实上,就算是《步步惊心》和《甄嬛传》这样级别的IP,当年花在版权购买上的钱还不如付给改编编剧的多。

 

针对越炒越高的版权费,越来越多的制作方都呼吁IP并不是万能的。制作过《北平无战事》、《琅琊榜》等不同题材的制片人侯洪亮表示,每个环节都是为了让项目多一份成功的保障:“有了读者认同的IP加一分,找到了合适演员加一分,合作方是好团队再加一分,不能单单因为一个超级IP、一个演员就注定是好片子”。

 

更何况,不是所有网络小说都适合改编成影视剧。回到《盗墓笔记》,之所以会设置这么多“上交国家”的桥段,实质在于影视剧审查比书籍严得多。盗墓是违法的。按照原著来拍,根本无法过审。于是,编剧只能通过让原小说中主动下墓变成被动下墓来“曲线救国”。

 

类似的例子太多了,比如《甄嬛传》原著为架空历史,但影视剧必须落实朝代,最终只能大幅修改成雍正年间;《大漠谣》因被认定不符合相关民族政策未能通过审查,最终片方只能在成片基础上为所涉历史人物改名并重新配音,蹉跎三年才告播出;《鬼吹灯》早在2007年就初定由杜琪峰改编成电影,但因盗墓违法兼现代题材中不能见鬼而磨难重重,如今成型的电影已转由乌尔善导演,片名也从《鬼吹灯·寻龙诀》换成了《寻龙诀》……

 

毋庸置疑的是,改编是一柄双刃剑,虽有《甄嬛传》、《步步惊心》这样改编后获认可的作品,但因改动较大或视觉呈现不理想而被“原著党”吐槽的剧更多。如何将天马行空的文字视觉化,并针对影视特性进行适度改编,会成为一个IP能否开发成功的关键所在。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柳森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