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美女帆船手徐莉佳谈“里约大冒险”:比赛环境真让人担忧

2019/9/20 2:59:01

上海美女帆船手徐莉佳谈“里约大冒险”:比赛环境真让人担忧

里约奥运会“生来”是被人质疑的。

 

7年前在哥本哈根,当里约获得2016年奥运会举办权时,整个巴西欢呼雀跃,对于当时的总统卢拉和他的国民来说,举办一届奥运会,将向世人表明巴西已经不再是一个茨威格笔下的“未来之国”。但之后的种种,却给志在“超越”巴塞罗那的里约打上了大大的问号。如果说经济和政治因素是历届奥运承办国难逃一议的话题的话,那么,对于恶劣办赛环境两手一摊的消极态度,才是里约失去大部分信任的关键。

 

对于上海籍帆船奥运冠军徐莉佳而言,这次的奥运会,要比以往任何一次比赛都要来得“艰辛”。“如果你到实地看过这里海水的水质,就知道我们的担心了,”她说,“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我足足病了两个星期才缓过来。”

 

 

想得到的,“里约厕所”里都有!

 

去里约,你是要命还是要奖牌?!

 

这是不少西方媒体去往里约进行实地调查后用作新闻的标题。看起来触目惊心,但这一次,我们的国外同行们,却丝毫没有夸大事实。

 

事实上,巴西的污染并非一朝一夕。有研究报告称,全球污染最严重的10个国家,巴西名列榜首。2016奥运会帆船帆板皮划艇比赛、铁人三项中的游泳项目的举办地——里约热内卢瓜纳巴拉湾,更是被法新社形容为“里约厕所”。这片水域的污染有多严重呢?

 

来看看图就知道了。

里约千万人口每日产生的污水,有70%未经任何处理就流入瓜纳巴拉湾。大量的死鱼、电视机、动物尸体、塑料袋、衣物、塑料椅等杂物漂浮在海面上,散发出阵阵恶臭。去年8月奥运会帆船测试赛,一艘参赛帆船,被水中的垃圾物撞坏;有运动员的帆船被塑料袋缠绕影响成绩……

 

去年11月今年1月,帆船奥运冠军、上海姑娘徐莉佳就曾为备战里约奥运会两次来到奥运场地训练。刚见到这片海域时,徐莉佳被惊到了。她告诉上海观察记者,到里约奥运会时,帆船10个级别分在6个场地比赛,3个在外海,3个在内海。

 

她告诉记者,奥运会时她所在的激光雷迪尔级比赛一共有6个比赛日,4天在内海,2天在外海。而帆板项目有1天在外海比赛,其他都都安排在内海。“外海的环境很不错,白浪滚滚,海水很清澈,但是内海就触目惊心了。”问题也就出在内海,就是“瓜纳巴拉湾”。徐莉佳这样描述她看到的场景:“污水从好几个排放口里就这么直接排放到瓜纳巴拉湾里。到了下雨天的时候,山上的垃圾堆也会顺着雨水冲下来。”她说:“到处是死鱼、垃圾和乱七八糟的东西。海水的颜色都是黄的。”徐莉佳说,5月份墨西哥世锦赛结束之后,她还将前往赛地进行一个月的训练。她曾经盼望着到奥运会比赛前能有一番改变,但她从国外运动员现场训练的照片上看来,“情况依旧非常糟糕,太令人伤心了。”徐莉佳说,这个季节正好是里约的雨季,雨越多,山上冲洗来的垃圾就越多。

 

喝3口水,99%的人都要得病

 

里约在6年前争取奥运会举办权时,曾承诺将在奥运前建造8座污水处理厂,彻底解决这一问题。但是,现在距离奥运开始只剩下不到半年,政府当年承诺新建的8座污水处理厂,只有一座在建设中,而其他7座因为资金不足根本就没有开工。

 

这么脏的水,难道巴西人难道没想到过去整治吗?这确实是个好问题。

 

首先,巴西人住得离海湾都很远,只要平时生活中敬而远之,不去亲密接触,就不会对自己有太多影响。然后,就是习惯。当你习惯了这样的环境,就像恒河于印度人民一样,也已经可以和睦相处。

 

但是初来乍到的陌生人就不行了。

 

来里约训练参加测试赛的运动员最有发言权。去年8月,瓜纳巴拉湾举办少年组赛艇比赛,567名参赛选手,比赛结束后有38人生病。1名德国选手被超级细菌MRSA感染,只能去住院治疗。水污染专家表示,如果你喝了3茶匙瓜纳巴拉湾的水,那么99%会生病。脑补一下帆船、赛艇选手不慎跌入海水或是铁人三项、公开水域选手换气时呛入几口海水,那样的情景……

 

据悉,瓜纳巴拉湾及附近海域的致病病毒含量是美国或欧洲认定的高度警戒标准的一百七十万倍。瓜纳巴拉湾平均粪便污染率,是巴西政府水质污染标准的78倍、美国政府水质污染标准的195倍。生物学家在这里检测出肠道病毒、轮状病毒、和粪大肠杆菌类细菌等,如果运动员接触到,会引发消化系统和呼吸系统的病症!

 

徐莉佳一样“难逃此劫”。她告诉记者,第一次到瓜纳巴拉湾训练的时候,不到一个星期就病倒了。先是南美洲凶猛的蚊子来袭,她的全身出现红斑点点,之后又是上呼吸道感染,出现感冒重症,紧接着是皮肤过敏和咽喉肿痛。用了整整两个星期,她才慢慢恢复,开始投入训练。

 

 

去里约就是场大冒险 

 

7年的时间,里约奥组委对于污染水域不紧不慢,即便国际泳联、国际帆联等联合会怎么施加压力,但运动员们算是放弃了期待。“我们都不觉得到奥运会前会有什么天翻地覆的改变了,”徐莉佳说:“如果到了奥运会的时候再病倒,那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不过,她也庆幸自己已经去过赛地两次,让她有了“斗争经验”:“我们已经总结出来了预防措施,既然环境没法改变,那就只能想办法去适应。”根据她的经验,这一次前往里约,她需要带好防蚊液,不过南美的蚊子凶猛异常,所以“普通的蚊不叮”根本不管用。此外,她被外国运动员一再告诫:“比赛好一上岸,第一时间就要冲洗消毒。速度一定要快。”

 

向参赛选手致敬

 

这个问题,我想只要是身经百战的运动员,答案都应该是一样的。得到参加奥运会的机会不易,对运动员来说,他们能做的就是最高级别的自我保护。根据各个国家对于里约奥运会的“预警指示”:有的国家建议选手们穿塑料紧身衣,避免身体皮肤接触水;或者是接种甲型肝炎、伤寒疫苗,使用消毒剂,勤洗手,比赛完立刻洗澡,比赛设备高温消毒。即便如此,这也无法保证运动员100%健康:比赛结束之后,运动员必须马上回国,万一被感染,回国治疗要比留在里约更好。

 

他们都在拿生命比赛,向参加里约奥运会水上项目的选手们致敬!

题图来源:新华社